华富基金投研总监龚炜: 追求有安全边际的成长型投资
2014-10-16

证券时报记者 王鑫

牛市真的来了吗?“现在就是牛市,结构性牛市也是牛市的一种体现。”华富基金投研总监龚炜的观点非常明确。而对于此轮结构性牛市行情下的投资机会,龚炜表示,仍在新兴产业,尤其是那些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催生需求的成长型企业。

现在就是牛市

证券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现在的股市行情?哪些行业板块存在投资机会?

龚炜:现在很多人在争论市场是牛市还是熊市,这种争论已经过时。不管承不承认,现在就是牛市,结构性牛市也是牛市的一种体现。这轮牛市行情是由大类资产配置转换引起的,地产、信托等其他领域的资金转换进股市。沪港通是导火索,实际上它打开了增量资金入场的开端。现在是投资最好的时候,因为大家有争议。如果流动性和经济基本面都很好,那就要防过热,那时反而风险会比较大。

这轮牛市赚钱的机会很多,但操作收益还是体现在新兴产业,毕竟这轮牛市的大背景是经济转型。今年经济数据较差,但还是有预期的。现在经济形势是可控的,与2008年、2011年有明显差异,那时候全球经济都在下滑,中国也是无能为力的被动接受者,今年经济回落除了自然回落,还夹杂着反腐对经济增长的扰乱。

追求有安全边际

的成长型投资

证券时报记者:您一直说要做摒弃教条主义的成长股践行者,该怎么理解这句话?

龚炜:我们和市场上纯粹投资成长股的投资者不同,他们可能要唯小、唯新、唯民营经济,但我们选取的成长股,除了此类以外,传统周期类行业,只要股价处于安全边际,通过转型或接入一些新的业务,向上的成长空间是打开的,我们也会积极配置。我们整体的投资风格是,追求有安全边际的成长型投资。

我们坚持三个层面的成长股投资:第一层是不管政策有没有支持都会发展的行业,比如工业自动化、传媒、医疗服务。第二层是中短期政策支持力度非常强,兑现政策能力比较强的行业,比如信息安全、军工。第三层包括环保,城市公用事业,政府虽然有比较强的支持意愿,老百姓也有需求,但地方政府的买单能力弱一些。前两个层次我们都是重仓配置,长期持有。如果第一第二层能选到足够量标的,第三层就会放弃。

我们选成长股,首先收入要足够大,增速要足够高。其次再看毛利率。蓝宝石和新能源汽车我们都没做,原因是经济性不够。如果技术没有明显的进步,能够把成本降下来,应用空间永远打不开。站在投资者角度,即使配置也只能是短期的,炒作可以,但从成长性角度来看还需谨慎。

沪港通带来增量资金

证券时报记者:沪港通即将开闸,这会对资本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龚炜:大家一开始对沪港通的认识有偏差,简单地算香港资金能进来多少,大陆资金能出去多少。其实站在政府制定者的角度,沪港通在这个时间点推出,就是拉增量资金的。

管理层开始意识到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是怎么样能把钱引进来,利用活水把赚钱效应盘活,使资本市场在整个社会资金配置上起到积极的作用。

证券时报记者:华富基金为什么选择现在推出以智慧城市为主题的华富智慧城市灵活配置基金?

龚炜:经济发达地区在转型过程中,再靠简单的基础设施投入,拉动空间其实非常有限。而通过信息化的投入,在提高经济运行效率、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的软性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会非常明显。纯粹是政策去推动补贴的行业,时间越长,政府补贴的动力会越弱。自发需求拉动的投资和新的增长点才是最健康的。